武廟沿革

國定一級古蹟《西元一六六五年官建》Guan Gong Temple Originated in 1665 AD

臺灣祀典武廟,俗稱「大關帝廟」或「武廟」,主祀關聖帝君。武廟是臺灣唯一雍正五年晉升祀典的武廟,歷史悠久、關帝靈驗無比、香火鼎盛;並以其建廟之早、文物之豐、格局之壯偉、地位之尊崇,名列臺灣「國定一級古蹟」。

據〈江陵縣誌〉,又通過台灣中華關帝弘道協會陳展松總會長找到明代〈荊州府誌〉,詳細記載荊州卸甲山關羽祠,才揭開了神秘的面紗。據專家考證,當年關公鎮守荊州操練歸來,在荊州城南一座山上卸甲並靜讀〈春秋〉,此山後被命名為卸甲山,後人在卸甲山建關羽祠以示紀念。明末寧靖王的長陽府就建在荊州古城卸甲山下,李自成判亂,攻打荊州城,寧靖王逃到南京,清兵入關鄭成功接到金門,輾轉到台南,將荊州家祠關帝爺帶到台灣,在台南府中設壇供俸,這是祀典武廟的初始。

關羽祠內有三棟莊嚴雄偉的建物,一間是供奉關聖帝君、二為供奉玄天上帝、三為供奉註生娘娘。

臺南市臺灣祀典武廟亦稱「大關帝廟」,座落於臺南市中西區永福路與民族路口,背對赤崁樓,主祀關聖帝君,原為明朝寧靖王的家廟所奉祀,現坐鎮祀典武廟供人朝拜,因整體建築格局深具歷史意義,登錄為國家一級重要古蹟。

明寧靖王朱術桂出生於明神宗萬曆四十五年農曆九月廿五(公元一六一七年十月廿四日)荊州(湖北),為遼王之後,為遼藩諸王之一的長陽郡王朱憲煥嫡二子,初封輔國將軍。南明弘光(公元一六四五年)時晉升為鎮國將軍。朱術桂之兄朱術雅於明萬曆三十四年(公元一六一五年)襲封為遼藩長陽郡王。南明弘光年閏六月(南明皇帝-弘光帝朱由崧在位公元一六四四年六月十九日-一六四五年六月十五日年號弘光),魯王擔任監國封長陽王。

南明隆武元年(公元一六四五年)十二月朱術雅嗣遼封為遼靖王,朱術桂遂襲封為遼藩長陽郡王。隆武(公元一六四六年)二年二月改封朱術桂為遼藩寧靖郡王。荊州府志(明嘉靖版)和江陵縣志(清乾隆版)圖示對照,「長陽王府」封地旁之土城垣,即為關公鎮守荊州時,每逢得勝歸來,寬卸鎧甲犒賞將士慶功;也是關公靜讀「春秋」的地方,後人將此名為「卸甲山」,並在此處建「關羽祠」以示紀念。

清軍南下,明寧靖王朱術桂從荊州避走戰亂,荊州家鄉崇奉關聖帝君隨隊,於大陸金、廈沿海停留。

明永曆十七年(公元一六六三年),鄭經迎請明寧靖王到臺灣,擁立明朝餘脈在承天府府署(今臺南市赤崁樓)旁的西定坊,並建立寧靖王府邸(今祀典大天后宮)安置,並提供歲祿。

明永曆十九年(公元一六六五年)所建立寧靖王府邸後方一元子園,園內有一座單進「關公廳」(座南朝北-與現在反方向),為明寧靖王家廟,供奉從家鄉荊州隨身庇佑來臺的關聖帝君,即現今軟身金尊的「二關帝」。與園內的「上帝廳」、「佛祖廳」成三足鼎立的方位,除了王府朝拜之外,「佛祖廳」旁開一扇小門,提供給明朝宗室來台朝拜。

清康熙二十九年(公元一六九○年),巡道王效宗整修「關公廳」,將廟門改為南向,設正殿,新塑「關聖帝君」作為「鎮殿大關帝」,左右塑「關平太子」與「周倉將軍」立像,正殿之前建再拜殿,左右廡廊、初拜殿及三川門,三川門前為石埕,此即為現今祀典武廟的初始格局。

雍正五年(公元一七二七年),敕封三代公爵:曾祖《光昭公》,祖《裕昌公》,父《成忠公》,製神牌供奉後殿(三代廳),除五月致祭外,春秋二次奉祭。清雍正五年(公元一七二七年)題准,「前殿祭品用牛、羊、豕各一,果品五。後殿不用牛,餘照前殿例。」正式列入祀典,雍正五年正式將明寧靖王供奉關公的家廟改建提升為官祀「祀典武廟」。